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 > 918博天堂官网 >

多家第三方支付遭联名投诉:审核不严、风控缺失违规提供支付渠道

作者:admin时间:2019-10-28 19:46浏览:

  具体而言,买方选购商品后,使用第三方平台提供的账户进行货款支付(支付给第三方),并由第三方通知卖家货款到账、要求发货。买方收到货物并进行确认后,再通知第三方付款,最后第三方再将款项转至卖家账户。

  而原本是“钱货两清”的第三方支付模式,也在发展过程中衍生出了各种违规行为。在此背景下,央行自2010年9月开始施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提供支付服务,应当定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成为支付机构。

  随着监管政策的收紧,支付业务成为各公司布局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版图,支付牌照价格水涨船高。另一方面,持有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也多次违规收央行罚单。

  柒财经旗下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注意到,在罚单背后,隐藏的是第三方支付公司无数次在业务违规的边缘疯狂试探。

  根据21聚投诉,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联名投诉仍在不断新增,涉及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包括易宝支付有限公司(下称“易宝支付”)、得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得仕股份”)以及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迅付支付”)等多家机构。

  投诉信息直指各第三方支付公司为714高炮提供支付通道,未经授权划扣用户银行卡资金、恶意以及重复扣款等。更有现金贷平台,通过第三方支付渠道,将平台资金转入未申请借款的用户账户,并索要高额利息费。

  投诉人徐阳(化名)表示,6月13日,他通过一条发送到自己手机上的营销短信,下载了一个名为“企鹅卡包”的借款平台。该平台规定,用户必须先填写相关信息、完成注册后,才可以查看相关信息。

  在填写资料后,徐阳并未向该平台发起借款申请。同时,企鹅卡包APP上,也全程无任何费用说明。随后,徐阳收到了一笔由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结算的转帐,金额为2191元。

  而企鹅卡包页面显示,徐阳该笔“借款”将在6月17日到期,应还款金额为3516元。期间,徐阳多次拨打企鹅卡包提供的客服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面临同样情况的还有王怡(化名),6月4日,她注册宝来钱柜而借款额度为0。没多久收到了通过该支付平台转入的1400元借款,还款日期为6月9日,待还金额2011元。

  在与宝来钱柜联系未果后,王怡对宝来钱柜以及该支付平台进行了投诉,要求撤回放款并且进行结清证明。

  郑星(化名)于6月10日注册宝来钱柜,完成注册后显示借款额度为0。随后,其账户收到支付平台转帐的1400元,宝来钱柜页面要求其于6月15日还2011元。

  在郑星发起投诉后,宝来钱柜客服主动与其联系,提出其仅需要在宝来钱柜上直接点还款1400元本金即可。截至6月13日,宝来钱柜仍显示需还款2011.51元。对于郑星提出的,要求查看借款合同的需求,遭到宝来钱柜客服的推辞与拒绝。

  综合多个投诉人信息,企鹅卡包、宝来钱柜等通过各种渠道推广后,用户以授权的方式,下载软件并注册信息后,无法查询借款周期、利率等相关信息。用户放弃借款后,直接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将资金汇入用户账户。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使用发现,受到多起投诉的企鹅卡包、宝来钱柜以及天宫钱庄等平台,在各手机应用商城均未上架。

  胡涛(化名)在2018年9月接触到“原油外汇期货买卖”这一业务,上海春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春峰金融”)声称是得到工商局批准、持有发改委批文的期货买卖公司。

  根据于胡涛对接的业务员介绍,易宝支付是专门负责春峰金融做原油期货的资金托管公司,用户资金都将转入易宝支付以保证资金安全。

  胡涛分两次向易宝支付账户共计转入13万元,随后开始跟随“老师”进行操作,陆续造成大面积亏损。仅在胡涛所在的微信群中,120余人涉亏损金额超过700万元。

  2019年3月28日,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接到报案,对于春峰金融涉嫌网络诈骗立案侦查。

  胡涛介绍,春峰金融在2018年基本都采用第三方支付的方式,投资人基本都将资金转入了支付公司。除易宝支付外,还有汇元银通、银赢通支付等多家支付公司涉及其中。

  据了解,目前,已有投资人就此向央行对易宝支付等机构发起投诉,并收到央行对于其是否违规的判定回复。而胡涛的投诉资料也已递交至央行,央行方面表示,会在60个工作日内对其进行回复。

  杨林(化名)则将生活的重心,全部放到了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追责上。过去的一年间,接触到黄金外汇、炒股的他,几乎将所有的积蓄200万余元都投入其中。在发现被骗后,杨林一纸诉讼,将所有负责收款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都送上了法庭。

  在一个名为“福汇”的外汇交易平台,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迅付支付”)收到了杨林80万余元的汇款。而杨林也始终认为,自己的资金通过迅付支付,已经流向国外在进行外汇交易。

  直至某天,杨林无意间通过一份银行卡流水,注意到自己的汇款记录被归类于“消费”这一项目之下。意识存在问题的杨林,向讯付支付提出想要进一步查询相关支付信息,但遭到拒绝。

  2018年12月,杨林向央行上海分行进行了举报。根据央行上海分行回复,经查询,福汇平台并非讯付支付签约商户,杨林提供的订单号在讯付支付业务系统中资金结算的对应商户为珠海市康磊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磊胜电子”)。

  最终,迅付支付根据康磊胜电子支付对接口上送的交易指令,将资金结算至康磊胜电子的支付账户,并根据康磊胜电子的支付指令,将资金划转至非同名银行结算账户。

  央行上海分行方面表示,迅付支付存在未对特约商户经营情况进行有效核实、风控措施未落实到位,将签约商户的资金结算至其支付账户,并开展支付账户与非同名银行结算账户之间转帐业务等问题,违反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在杨林所涉及的资金结算中,出现同样违规情况的还有杉德支付、易宝支付、九派天下、银盈通、银联、国付宝、汇元银通、开联通等多家支付公司。杨林按照对应商户在支付公司留下的地址信息追责,却发现相关公司均为空壳公司,并未开展任何业务。

  针对上述情况,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对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表示,支付公司为一些无资质现金贷平台提供支付渠道的,属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第四十二条,为非法交易、虚假交易提供支付服务。

  发现客户疑似或者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未按规定采取有效措施的行为,如属于该行为将会由央行分支机构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处3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央行注销其《支付业务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另外,李亚强调,针对用户表示并未申请借款、支付公司就直接将钱汇入用户个人账户的情况,用户与现金贷平台的借贷法律关系也存在不生效的问题。

  李亚指出,支付公司为相关投资交易平台提供服务,除违反上述条例外,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十三条,不得直接或变相为互联网赌博、色情平台、互联网销售彩票平台,非法外汇、贵金属投资交易平台,非法证券期货类交易平台、代币发行融资及虚假货币交易平台,未经监管部门批准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以及未取得省政府批文的大宗商品交易场所等非法提供支付结算服务。

  在杨林对九派天下的投诉中,央行长沙分行回应表示,九派天下根据商户指令将交易资金结算至其他指定账户,而非签约时的指定账户。按照相关规定,央行长沙分行对九派天下做出行政处罚,处罚信息可通过央行长沙分行网站查询。

  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违规行为,杨林也向涉及的支付公司提出了索赔。央行回复指出,相关情况不属于先行赔付范畴,而杨林与交易平台之间的问题属于民事纠纷,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对于第三方支付公司责任划分,李亚表示,支付公司是否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关键要看造成损失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是因为没有按规定采取客户支付指令验证措施,造成的客户损失,应根据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是因为没有代扣授权、超范围授权或授权不明确造成客户损失,应根据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明知没有授权而发生的代扣行为,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如果明知是非法交易、虚假交易而提供支付服务或参与非法、虚假活动的,可能会构成刑事犯罪商务共犯。

  据杨林介绍,在其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投诉、起诉过程中,已有部分公司提出和解。其中,涉及资金超过19万元的开联通支付,提出给予胡杨2.4万元赔付,但要求杨林放弃后续对相关商户以及开联通支付的投诉。最终遭到杨林拒绝。(文 / 立夏)

电话:86 1317 3122242
传真:1317 3122242
邮编:276826
地址: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